10岁男孩上海霍山路莫泰168酒店内不慎触电

探访沪上首批试运营民宿 发展存在诸多问题

  浦东大团镇百匠村利用村民现成的住宅改建的首批民宿已经建成 晨报记者 竺钢

  今年6月,上海浦东新区出台了《浦东新区关于促进特色民宿业发展的意见(试行)》(以下简称《意见》),被视为沪上民宿业破冰信号。作为首个官方的民宿标准,此后浦东多镇启动了试点之旅。如今半年过去了,有些民宿村已悄然揭开神秘面纱,开始试运行。首批试运行的民宿究竟以何面目示人?在试运行的过程中又会遇到哪些实际问题?

  记者日前走访了浦东新区大团镇、新场镇、泥城镇三处民宿点,听民宿项目负责人说不同的思考与困惑。

  ●现场走访 三处民宿,三种风格

  大团镇果园村:桃园里的百匠民宿

  提起大团,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水蜜桃。事实上,大团镇是浦东唯一的纯农业镇,上海举办过的25届桃花节,有8届的开幕式主场地就选择大团。

  记者探访的果园村王厅桃园就拥有成片近700亩的桃园,也正是基于这点,大团当初选择将其作为乡村民宿建设的试验田。

  率先开业的“百匠村”民宿是一处咖啡为主题的民宿,按照百匠村的打造计划,希望通过匠人的常驻,吸引一批志同道合或有志于此的人前往,而率先开业的民宿负责匠人马晓燕正是一位咖啡达人。

  肯尼亚、萨尔瓦多……7个房间都用了咖啡豆的品种予以命名,整体装修风格以轻美式混搭为主,美式元素和乡村风味的混搭,倒是意外的和谐与融合。

  虽然只是刚开业,但预订情况还算比较乐观,近两个礼拜的周末预订率7成以上,圣诞那周适逢周末,两天的预订率100%。

  马晓燕告诉记者,他们的收费模式按人头算,工作日人均200元左右,周末人均300元左右,儿童不计费,包吃住并提供一些DIY项目,无任何隐形消费。

  负责大团镇民宿打造的大团乡村旅游管理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王磊告诉记者,除了这幢咖啡为主题的民宿外,还有一幢以茶文化的百匠村民宿也正在做试运营前的最后准备,不日内也将对外开放。

  大团镇镇长温映瑞告诉记者,除果园村外,还有赵桥村、金园村等5个村作为民宿试点。作为著名的水蜜桃镇,桃园在乡村民宿的打造中具有很重要的地位,目前大团已经有4个桃园完成了田间步道的打造,方便游客进入,未来分布在东大公路两侧的十大桃园将形成一个桃花带。

  大团地标:距离迪士尼、机场、临港均为25公里左右


  新场镇蒋桥村:以园艺为主体的主题民宿

  作为新场镇率先进行的民宿试点,蒋桥村的民宿正在进行着最后的软装。

  在航三路一侧,几十栋外观统一的两层庭院依次而建,在最西侧,有两栋房子将会是首批试水的民宿楼。“毗邻民宿的河道两岸会种满绣球,河道外围则是整整50亩的稻田。”和百匠村的匠人各自管理一栋或几栋民宿的模式不同,蒋桥村的民宿打造是“整体外包”——上海多肉协会副会长、多肉圈内称“肉总”的闵勇正是打造团队的负责人。

  踩着泥泞小道,闵勇带着记者来到民宿基地外,50亩稻田已经初具规模。“把农民房子收在一起,装修装修对外收费好几百,怎么能吸引人来?”因此,在闵勇的计划中,蒋桥村的民宿只是功能一部分,围绕着民宿,他们要配套以多肉为主的园艺主题——航三路绵延数公里的欧月墙、专业的多肉大棚、彩色蔬菜田……记者在现场看到,多肉大棚已经就位,各色各样极品多肉令人目不暇接;一旁的河道上,工人正在加紧建设桥梁。

  虽然尚未营业,但他告诉记者,两栋民宿共有8间套房,定价基本是七八百一间(不包吃)。对于价格是否有点贵的疑问,闵勇信心满满地表示一点也不。

  新场地标:距离16号线新场站500米、新场古镇2公里、迪士尼12公里  

  泥城南泥湾:或是上海最大民宿基地

  首期开发农田1500余亩,总投资6亿元,可利用留存宅基地100余幢,区内水面183亩,田埂步道16公里……从规模上来讲,泥城南泥湾或许是浦东最大,也可能是上海最大的民宿基地。因此,和一般的民宿打造不同,南泥湾的目标是打造成为上海首个“农业综合体”。

  泥城镇永盛村位于临港重装备工业区。“乡传南泥湾”项目的策划人孙业利告诉记者,项目建成后,不仅可用于农业生产,还有休闲、旅游、文化创意的功能。从民宿运营而言,一部分民宿会长租给常驻民。这些人的身份各自不同,但都追求返璞归真,希望享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的休闲慢生活。另一部分民宿会由管理方统一运营。

  对于定价,对方表示,因目前的试运行时间初定于明年10月1日,考虑到时间周期,定价尚未出台。

  泥城地标:距离迪士尼30公里、野生动物园15公里、临港航海博物馆10公里

  ●思考与疑惑

  民宿发展存诸多具体问题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除了常规的出省游、出国游外,一些周边地区的风情游、短途游也成为不少市民的心头好。而伴随着沪上迪士尼的开幕,大量涌入的游客也对住宿提出了新的要求。

  在采访中,记者也发现,试点意见搭建了基本的大框架,但在一些具体问题上,无论是基层政府还是民宿打造方,依然存在着或多或少的困惑。

  消防问题须引起重视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无论是统一收租民房后的整体升级打造,还是零散独户的管理运营,都面临着民房安全的问题。民宿基地在村民居住时,基本都没有配备消防设施。然而,一旦对外运营,消防设施不足的问题就必须引起重视。

  对此,“百匠村”匠人马晓燕告诉记者,他们在装修阶段就积极和当地消防部门取得联系,希望能在对方的指导下进行相关设施的采购与安置,从一开始就做好这方面的准备工作。王磊也向记者证实,大家对此问题确实存在困扰,从定位上来说,民宿和宾馆不同,宾馆要求的消防设备是需设置喷淋设施,但如果套用着这样的标准要求民宿,可能会标准过高,因此希望能根据具体情况区别对待。

  噪音问题应考虑

  除了泥城的南泥湾是将全部原住民置换他处外,无论大团镇果园村还是新场镇蒋桥村,其民宿都是和周边民居融合在一块。那么随着人流涌入,是否会带来新的问题,比如说噪音扰民?

  马晓燕告诉记者,之前她也听说过一些“轰趴者”租赁别墅彻夜狂欢扰民的问题,所以从一开始,他们就考虑过这个问题。从硬件上来说,他们的民宿没有这方面的音响设备可以提供。“如果真的有人要来开轰趴,我们也会劝导他们到附近专门的地方去。”她告诉记者。

  食品、人身安全不可忽视

  除了住宿,民宿运营中还有不容忽视的食品与人身安全。那么,民宿经营者又该如何有效管理呢?

  马晓燕告诉记者,民宿试运行阶段按照食药监部门的指导意见,厨师会持证上岗,食材进货要求可追溯。但实际中大家也存在困扰。“市民来乡村民宿体验,很多时候可能更想吃一顿农家菜,甚至就是园子里自己种出来的蔬菜,可是这种蔬菜谈何可追溯?”

  对于住宿安全等问题,目前试运行阶段,他们采取的是按照相关部门的要求进行身份登记。

  公共配套亟待解决

  无论是已经试运营的民宿,还是正在装修的民宿,记者实地探访下来,感觉都存在或多或少的辅道绕行问题。从地图上明显可达的大马路到最终进入民宿楼,要不是有人带领,还真不太好找。而且停车问题亟待解决。

  以大团镇为例,因目前试运营的民宿尚不多,停车矛盾尚不突出。但规划中的停车场何时建成,又是否能满足日后游客的需求,还需要交给时间去检验。

  ●未来与期待

  拨付能否更整体化?

  水体治理的主管部门是水务局,堤岸绿化的资金拨付要找绿化市容局,道路配套归建交委管理……通过采访,记者也发现由于条线区块的划分,在整体配套项目的建设上,确实存在资金投入多头管理的问题,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制约了配套建设速度和有效性。

  因此,记者听到这样一种声音:如果能有针对民宿发展的资金,是否可以考虑一揽子投入,由当地政府系统性予以公共配套打造,而不是按传统的区块领域模式来分别打造。

  划定边界外能否给空间?

  不难发现,《意见》对于经营主体包括项目审批等方面都划定了边界标准,对此,温映瑞表示赞同,因为民宿试点关系到大量乡村宅院的综合利用,设定边界才能明确权利范围。

  但他也建议,在边界之余,是否能给与一定的宽容空间,避免一管就死。比如大团成立乡村旅游服务联盟,将民宿管理也纳入其中,希望通过这种在政府职能部门监管下的行业联盟形式进行自律管理。

  未来个人能否经营民宿?

  根据《意见》要求,浦东新区特色民宿试点阶段仅向有集约化经营能力的企业法人开展(试行),村集体经济组织统一利用民宅,与有经验、有自主实力的投资开发主体及经营管理主体,合作优先开展试点。因此,个人无法经营民宿。

  记者了解到,民宿项目的经营者对此表示赞同,但他们也提出,在特色民宿经营一段时间积累相关的经验后,是否能够考虑在民宿所在村落进行经营主体的扩展试点。主要考虑到,民宿几乎和周边村落息息相关,如果将周边民宅的村民积极性调动起来,让他们共享环境改变成果,有益于营造更和谐的社区环境。